菏泽律师网 律师文集 车祸没钱赔偿的案例(交通事故全责赔偿明细)

车祸没钱赔偿的案例(交通事故全责赔偿明细)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3月末,临近清明节,此时的南方总是细雨连绵,刚换上的春装很快又被厚外套取代。在一家小饭店打工的张菊花,加快了在水池子里洗碗的速度。很快,洗碗的工作完成,张菊花迅速赶回自己在城乡接合部租住的一间民房。那里,29岁的精神病儿子李小辉正等着吃饭。

利索地照顾好儿子的饭食,张菊花才舒了一口气,惦念起在读小学的8岁女儿李欣欣。好在李欣欣所在的学校食宿全包,学费全免,给这个“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家庭减轻了不少负担。(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一年多前,张菊花的丈夫李金水在一场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抛下了需要照顾的一家老小。在事故中死亡的还有和李金水一起出门的黄有达,黄有达撇下的是他智力低下的35岁妻子熊梅兰,和在读初中的14岁儿子。

尽管事故中的肇事者钟林森被检察院起诉,但在变卖房产后,已没有更多可赔付的财产,执行陷入停滞。正当两个破碎的家庭面临崩溃时,来自江西省分宜县检察院的一次司法救助给了他们继续生活的希望。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两个家庭濒临崩溃

时间回溯到2018年1月23日晚上,44岁的分宜县人钟林森因醉酒、超速及未保持安全距离驾驶,追尾了前方同向行驶的一辆二轮电动车,导致电动车驾驶人李金水和乘坐人黄有达当场死亡。经事故责任认定,钟林森承担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当时的现场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据分宜县洞村乡楼下村村委会书记回忆,那时快过小年,李金水是骑车带着黄有达去石场老板那里,领过去一年的工钱。(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在家里等候的李金水妻子张菊花,只等来了他的死讯。李金水和张菊花都是分宜本地人,两人结婚后,很快有了儿子李小辉。平时,李金水靠做农活和打零工挣钱养家,但种地总是看天吃饭,李金水只好把仅有的4亩田租了出去,一年能有几百元的收入。妻子张菊花因为身体有疾病,仅有部分的劳动力。为了补贴家用,李金水就去附近的石场砖厂帮人搬石头,靠做苦力挣钱。

李小辉19岁时,因为一次意外患上了精神病。为了治病,李金水和张菊花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但李小辉情况却一直时好时坏。最严重的一次,李小辉发疯一样把家里所有的东西打砸碎了一地,导致家里根本无法居住。后来,张菊花生下了小女儿李欣欣,家里的日子更加紧巴。好在李欣欣聪明又乖巧,这件“贴心小棉袄”让夫妇俩有了不少安慰。

然而,李金水的死生生切断了张菊花对未来所有的美好想象。“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了。”她不知道家里顶梁柱离开后,自己要如何面对生活的重担。

精神状态时而清醒、时而混乱的李小辉,知道了父亲的去世,脾气变得愈发暴戾,经常摔打东西,甚至要拿砖头打人。为了防止李小辉有过激的行为,张菊花只好把他送到新余市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女儿李欣欣则不停地哭闹,不断问张菊花:“爸爸呢?我要爸爸!”

崩溃的不只张菊花,还有李金水88岁的老父亲。李金水父亲原有四个儿子,老大和老二早年因病和因事故去世,平常由老三李金水照顾,老四则长期在外地打工。人生最悲莫过白发人送黑发人,老父亲在得知李金水的死讯后,几近崩溃。

和李金水在同一场事故中死亡的黄有达的家,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黄有达妻子熊梅兰智力低下,仅能做少数简单的工作,14岁的儿子正在念初中,之前的生活来源主要靠黄有达打工挣钱。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本案司法救助申请人原先住的房子属于危房,现在已经被拆除了。(摄影 / 方圆记者刘亚)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一个案件符合三类需救助的情况

家中顶梁柱的轰然倒塌,让原本已经拮据的两个家庭陷入了困境。人走了,家中人还得继续活下去,对于两个家庭来说,最直接的现实问题就是肇事方钟林森的赔偿款什么时候能收到。(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2018年1月24日,钟林森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分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日被批准逮捕。经分宜县检察院提起公诉,钟林森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然而钟林森在变卖房产赔偿后,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一时难以赔付,案件陷入了停滞。

同年2月,分宜县检察院刑事检察部门在办理该案过程中,根据司法救助的联动机制,将该线索移至控告申诉部门。据该院诉讼监督部副部长李文真介绍,2018年4月起到12月底,全国检察机关统一开展“深入推进国家司法救助工作”专项活动。活动按照《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意见(试行)》明确的救助对象范围,全面开展救助工作,并将贫困户、军人军属、未成年人和残疾人等四类人群作为重点救助对象。

“我们了解到这起交通肇事案有关情况后,意识到该案被害人家属分别属于贫困户、未成年人和残疾人这三类,符合国家司法救助的条件,就进一步主动了解了被害人的家庭情况。”李文真说。

2018年5月10日,被害人李金水的家属和被告人钟林森达成了民事调解,被告人钟林森赔偿35万元。调解协议规定,2018年7月10日前支付23.4万元,2019年6月30日前支付11.6万元。

2018年7月11日被告人钟林森仅支付14万元。为此,分宜县检察院于2018年7月12日进行了司法救助立案。分宜县检察院主动联系受害人家属,告知其可申请国家司法救助,并根据其申请,迅速启动了国家司法救助审批程序。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检察官多次走访确定司法救助

一场车祸让两个家庭崩溃,肇事司机却没钱赔付,幸好……

2019年4月2日,江西省分宜县检察院诉讼监督部副部长李文真接待参加回访活动的司法救助申请人。( 资料图片)

立案前,分宜县检察院检察官分别对李金水家和黄有达家进行了多次实地走访。“在走访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张菊花一家目前居无定所且无经济来源,生活十分困难。于是通过与其所在的村委会对接,建议将其纳入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并向当地乡政府作了情况反映。”李文真说,村委会通过调查核实,自2018年7月起将其一家全部人员纳入享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每人每年600元,三人可享受1800元低保。(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黄有达家的情况也不乐观。”分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邓金林告诉记者,在前往黄有达家时,发现在一排贴着白色瓷砖的农村自建房里,只有他家的房子是简陋的木头门,家电家具也很简单。

接着,分宜县检察院按照司法救助程序向县委政法委报告,为李金水的两名子女、黄有达的儿子进行了司法救助,每人2万元,共计6万元。

从2018年8月起,张菊花一家已经领取了最低生活保障费。2018年9月10日,张菊花和熊梅兰在分宜县检察院领取其孩子的司法救助款时,忍不住流下眼泪,“感谢党和政府对我家的关心、关怀,我们的生活有希望了!”

今年3月底,《方圆》记者对张菊花家和熊梅兰家进行了实地走访。目前,张菊花租住在城乡接合部的一间民房里,一边在分宜县一家小饭店打工,一边照顾情况好转的儿子,女儿也在正常上学。熊梅兰则在一家饭店帮忙做点活儿挣钱,家里的事也没有影响儿子继续念书。两家人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渐渐脱离了困境。

完成了这起司法救助工作,分宜县检察院检察长黄润芳总结自己工作中的经验和思考。他说,检察服务应该是“一站式”服务,群众提出要求后,事情不明的我们去弄清楚,材料不够的我们去找。救助对象只要走一次提出要求的流程,剩下的事,就是我们的,再来一次就是领取司法救助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9406266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