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刑法修正案(九)表决通过,将“聚众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变更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情节认定包括“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这个变更意味着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医闹”将要正式入刑。

近期多地多起伤医事件

9月8日晚上一条视频在医生圈里被不断转发。江苏省启东市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龚医生,在夜班会诊时碰到病人家属酒后滋事,要向值班女医生行凶,主任上前劝阻,欲夺下男子抡起的椅子,结果扑空倒地,行凶家属从裤子后袋拔出一个玻璃水杯向医生头部猛砸,医生顿时头破血流,行凶者仍然不肯罢休,再次操起桌子上的不锈钢水杯继续向医生头部砸去。

医闹正式入刑是哪一年(关于医闹的最新法律)-菏泽刑事律师电话免费咨询

△上图:躺在病床上的龚医生

9月9日晚,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急诊科分诊台护士吴芳在工作时,因没拒绝为患者填写病历本封面的个人信息,招致谩骂殴打,嘴唇破裂4厘米,缝了8针。

频繁发生的暴力伤医事件,让医务工作者伤心、寒心,更加担心。

医闹正式入刑是哪一年(关于医闹的最新法律)-菏泽刑事律师电话免费咨询

△上图:最“心酸”的留言条。

这是被网友们称为最“心酸”的留言条,“801床:下消化道出血、肠镜,崔教授门诊;702床:右侧……”留言条前面都是在交代病人病情,而在最后,特意用“星号”标出一句话:“守护5号诊室的儿科医生。”

留言条是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黄医生所写,因当天白天,儿科出现一起“医闹”事件,为防止发生突发状况,黄医生提醒接自己班的男同事保护好已经怀孕的女医生。

据了解,8月20日有一名来自湖南的患儿就诊,孩子10天前便已发病,先后在当地医院治疗不见好转,后转院至中山一院,入院时状况已经很严重。8月23日下午5点左右,患儿突发呼吸心跳停止,6点左右,患儿抢救无效身亡。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外科医生吴健说,当时看到留言条的第一反应是感动,为同事之间这种相互守望,互相帮助,这种温暖大家庭的感觉而感动。然后就是心酸,医生一边在救死扶伤,守护别人健康的时候,自己的人身安全却得不到保障。

“医闹”事件多与“职业医闹”有关

关于什么是“医闹”?有一种定义是这么说的:医闹指的是那些采取各种途径以严重妨碍医疗秩序、扩大事态、给医院造成负面影响的形式给医院施加压力的行为。而根据卫生部门的跟踪调查,“医闹”事件多与“职业医闹”有关。

——堵塞医院应急通道

医闹正式入刑是哪一年(关于医闹的最新法律)-菏泽刑事律师电话免费咨询

为了引起医院的关注,医闹们往往选取医院内外最要害的地方进行聚集。上图是发生在广东中山的一起有职业医闹参与的暴力事件。四十多人聚集在当地医院的救护车专用通道上,拉起几条横幅,不要说救护车,就算行人都难以通行。

——医院内设灵堂 扔爆竹

医闹正式入刑是哪一年(关于医闹的最新法律)-菏泽刑事律师电话免费咨询

这是在广州的某三甲医院门诊大厅,医闹拿着爆竹向医务人员和就诊患者投掷,同时在医院外,几十名职业医闹锣鼓喧天,设起了灵堂。

——ICU门前烧纸

医闹正式入刑是哪一年(关于医闹的最新法律)-菏泽刑事律师电话免费咨询

在广州的另一家三甲医院,医闹们在医院的ICU特护病房外烧起了纸钱。医院ICU特护病房内氧气瓶集中,幸好医务人员及时扑灭,否则很有可能发生爆炸 。

根据卫生部门的跟踪发现,近年来几乎所有的大型医闹事件都有职业医闹的参与。在广州的一些医院附近,随处都能看到这样的小广告,代开住院发票、医疗报销,有知情人士表示,张贴这些小广告的人,有一些就是职业医闹。记者以患者家属的身份,想要找职业医闹帮忙闹事为由,拨通了这些标注在小广告上面的电话号码。对方是这样说的:“这个的话要看事情的大小,可能你先要过来一下,看咨询一下这个事情要怎么个做法,能不能帮你去协商,如果不能协商的话,你还要走别的程序的话,这个收费我现在也不能够这样子明白地说知道吗,能够当面谈一下会比较好一点,看怎么整比较方便的路线。”

“医闹”入刑 最高可判7年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全国有73.33%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从2013年10月21日到2015年6月16日,不到两年时间,被媒体曝光、产生较大影响的暴力伤医事件有30多起。

经过调研审议,2015年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其中,将刑法原第二百九十条的“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这一条款增添“医疗”一项,即“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坚决打击”医闹” 加快医疗改革

“‘医闹’入刑法是好事,能够来起到一个很好的震慑的作用。”北京协和医院医生余可谊说,发现有威胁的苗头是、有冲突的时候,就可以及早的干预。

采访中大多数医务工作者认为,“医闹”入刑表明了政府坚决打击“医闹”的态度,也让“医闹”分子有所畏惧。同时,他们也表示,要真正解决医患矛盾,关键还是加快医疗改革的步伐,加大医疗保障力度。